您当前位置:首页>佛学知识>宣化上人与海灯法师的一段因缘

宣化上人与海灯法师的一段因缘

六月七日下午惊闻上人圆寂,心里一直想着:不可能呀!上人怎么这么快就舍我们而去?接着就是大家一阵的忙碌。上人的法體字殡仪馆里停放了一个星期,洛城信眾有幸得以瞻仰上人,六月十六日移灵回万佛圣城,七月二十八日举行茶毗大典,二十九日上午遵照上人遗嘱,把骨灰撒向天空。看着上人的骨灰,从热气球上飘下来,在天空中飞扬,然后便不知所踪,心中的感慨真是好深好深!一代高僧就如此离我们而去……。

上人修为高深,非我等所能揣测,但能肯定的一件事,就是他早已生死自在。没想到他为了度我们,却选择最艰难的方式——示现病态而走。以前的马祖道一禅师也是如此,座下出了八十四位善知识,他棒打威喝,踏杀天下,神通广大,度人无数,可是他自己却常年生病,想来真令人心酸。

往昔与上人的接触对话,一幕幕在脑海里浮现出来。记得一九八六年初,海灯法师來美,上人在圣城说:“我和他有很深的因缘!”于是特地南下,来探望他的老友,约四、五人忙着打理金轮聖寺的会客室。当时我正搬着一张小圆桌,由墙角移到中央,上人看了,马上过来帮我搬,我急忙跟上人說:“师父!没有关系!这不重,我一个人就可以了。”上人答道:“一样的,人多好做事!”就这样我们便一起搬,把小圆桌从这儿搬到那儿。上人那种事事身体力行,毫无一点架子的风范,给那些不做事,只知使唤别人的人,留下一个很好的榜样。

海灯法师来了以后,上人与他聊起当年一起在南華寺虛老座下时的情形,我们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。上人提起南華寺以前有一个小孩子(被上人称为小孩子的,到底有多大年纪,则不得而知),华二十一天的功夫,把整部《楞严经》背起来,又花二十一天把《法华经》全背起来,想来真是不可思议,不知这位神童现在何处?当年天台智者大师十八岁出家,他师父给他三部经典——《法华经》、《无量义经》及《普贤观经》,他只二十天便全部背得滚瓜烂熟,他师父都不知如何教他是好?

\

上人与海灯法师又提到,有一次元宵节下午,一位老婆婆显得愁苦无比,带了一大脸盆的汤圆来供养。虛老一看,便自己拿起汤匙,一口一口地把整脸盆的汤圆全吃完。虛老九十五岁进驻南華寺,试想一个近百岁的高龄老人,为了满某人的愿,那种难消化的汤圆,吃一碗都很难了,更何况一大脸盆,而他又是过午不食,真是难为他了!

海灯法师自幼习武,练就了一身硬功夫,据说学过一指禅神功及草上飞(轻功)的功夫。他以一指可穿破沙袋,以食指、中指顶地而倒立,凡见過他的人都要请他表演一下。海公慈悲,经常令人满愿,却苦了自己。一次,有位同参要远游海外,不知何时才能回来,只可惜从未听过《法华经》。海公一生最爱《法华经》,听说如此,便邀他到山洞里,为他讲解《法华经》,两人对坐讲了三天三夜,一个高兴讲,一个高兴听。山洞潮湿,海公出来后,右手发抖现象,从此无法练倒立功夫。上人一听,即刻抓着他的右手,加持了好久,然后说道:“你再到万佛圣城住一段时间,很快就会好了!”上人那种对同参道友的关怀,令人感动!

海公一直赞叹上人讲《华严经》讲了九年,真是不可思议,有赞叹上人将来一定是全身舍利,上人则回答了一句颇耐人寻味的话:“将来我的舍利会像土一样的多!”上人当时的语气、手势,还依旧在脑海里,清清楚楚。

海公提起虛老虽上百岁,依然事事亲自而为,不假他人手,天一亮便到田里工作,天黑才收工回寮房。从田里到寺庙,其间必经一桥,此桥简陋,只用一根长竹,两头搁在两岸边。海公说他自己虽有草上飞的功夫,天一黑还是不敢过此桥,可是只见虛老挑着扁担,在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,一摇一幌地走过独木桥,自在得很,一点恐惧也没有,看见此景,他才相信学了一身功夫,不如好好地去修行。

当晚海公开示《法华经》里的<妙庄严王本事品>,讲完下座时,上人带领大众向他顶礼致谢。

去年(一九九四年),有人从大陆来拜见上人,谈到海灯法师遭人种种的误会,最后因医生误医而死。他童真出家,自由练功,丹田地方鼓起一大块圆圆的硬肉,医生卻說是瘤,硬是开刀,以致流血不止而亡;但他由始至终,却没发出半句怨言。上人听后,说道:“我和他同时都是虛老的接法人,他真是毁誉不动心,顺逆皆精进。”这十个字也可說是道尽海公一生的为人。

以上是记载当年上人与海灯法师的一段因缘,相信由此可看得出,高僧大德们的言行风范,他们的一言一行,在在處處,都足以为我们后人的楷模。

本文链接:宣化上人与海灯法师的一段因缘

上一篇:用抗生素算杀生吗

下一篇:生命在呼吸间